伍呆呆

這段時間火爆網絡、佔據了各大平台的頭條新聞,獲得高點擊率和無數粉絲的是一位年近六旬的女子。

這位女子不是明星,亦不是靚女,其相貌平凡得不能再平凡,其身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這位名為蘇敏的女子,不過是一位連固定工作都沒有的家庭婦女而已。她在網絡上火爆是因為她對婚姻和家庭感到不滿,做出了逃離家庭的決定,一個人開着車出去旅行,並把自己獨自旅行的緣由錄成視頻發到了網上。

一個中年女子獨自開車旅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,蘇敏在網上引起轟動的是她的故事,在眾多的女性中引起強烈共鳴的故事。蘇敏在視頻裏談到自己的人生,説自己小時候聽父母的話,作為一個孩子對家庭盡了全部的責任,婚後聽丈夫的話,作為一個妻子對家庭盡了全部的責任,有了孩子以後,即便是因為丈夫的自私,自己受盡委屈,卻還要對孩子盡責任,忍受着丈夫的自私,又和丈夫一樣在外工作掙錢養家,而回到家過的也是「一天都沒有閒過,丟下拖把又拿起掃把」的日子,蘇敏在家庭、責任的束縛中幾乎窒息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似乎從來沒有為自己活過。於是她終於下定決心開上已成年的女兒為她買的小車「私奔」,逃離家庭,逃離責任,開始奔向自由,去尋找自己。

蘇敏的故事讓我想起前些天看過的傳記電影《掬水月在手》。影片的主人公葉嘉瑩先生是我十分尊崇的一位女性學者,她被詩人瘂弦稱為「穿裙子的男士」。葉先生的一生除了做學問,就是歷經各種苦難,經歷時代的動盪,少年喪母,到了老年又一下子失去了女兒女婿,人生的最痛幾乎都讓她嘗盡。葉先生在大學裏講古詩詞,據她的學生回憶,即便是在他們感受到她內心的巨大的痛苦的時候,她亦是一樣地在繼續教學,繼續讀她的詩詞,做她的學問,她把所有的苦難的經歷,都轉化為理解古人和詩詞的養分。到最後,她復活了詩詞,詩詞也拯救了她,她的苦難淨化了她的身心,轉而成為了她自己和她給世人的一筆巨大的精神財富。

我的朋友裏女性居多,其中有幾位家庭條件和自身條件都是相當地不錯,然而她們都有一個共同點:錢包飽滿,精神空虛。她們最關注的地方除了美容院就是奢侈品店,其次便是「四方城」,再其次便是丈夫的行蹤,或許該反過來説,對丈夫行蹤的關注應當排在前三者之前。於是和這幾位聚會,不是看甲曬新的名牌包,就是看乙又做了微整,或者聽丙説又成功地鬥贏了一個小三……若是讓她們無聊時讀一讀書,十有八九是找罵的:書,輸,我們打麻將的人怎可以輸?

11月是深圳的讀書月,看到各類閲讀活動中的女性讀者不少,心裏便多少又有了些安慰。不久前我的師父胡野秋先生在一次女性文化沙龍上講了「如何成為乘風破浪的獨立女性」,很可惜那幾位女友沒有去聽。

在我看來,女人,能如普通的蘇敏一樣,有一點追求自由的思想,能學葉嘉瑩先生一樣,多讀點書,可以雲淡風輕地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悲歡離合,足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