餘宜發

最近我看見一位在臉書的朋友所寫的説話:「最遙遠的距離,是明明只有咫尺之隔,也未能來到牀前探望,只好在門外,喃喃送上祝福。」

其實早在疫情開始的時候,患病的人送到醫院需要隔離,就已經知道,就算身邊多親密的人入院,也未能夠去探望。其實當一個病患者在醫院治療期間,好需要有人去給點支持及鼓勵,偏偏這個疫症就不可以這樣做。最可惜的是,當有些病患者因為身體支持不住離世,從入院到離世也沒家人在身旁,這種情況,想起便覺得很悲哀。

最近自己也有親身的經歷,就是遠在美國紐約,有一個下午,懷孕7個月BB的外甥女獨自在家,小生命突然活躍起來,令到她痛楚不已,甚至覺得小生命好像快要出來似的。因為她的老公及家人當時不在家,所以她連忙執拾小小行李便獨自去醫院。當然我們一家人也非常緊張,因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。經過數小時之後,終於有消息,她拍攝短片給我們知道她現在的情況是怎樣。她雖然年紀小小,已經懂得很多人情世故,知道我們非常擔心她的身體狀況;另一種擔心就唯有她自己面對,旁人也沒有機會可以幫助,尤其是大多數親人都在香港。所以她不斷跟我們説:「不用擔心。」她還説:「暫時情況也控制得住,只是身體有些反應比正常大,如痛楚及血壓上升,血糖也高了很多。」我們其實很擔心她。

所以我覺得,作為一位母親,由懷孕到生下小孩也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,懷孕的經歷及過程就算自己沒有經驗,也想像得到那種辛苦,尤其是當懷有小生命有任何跡象出現時,大家也會緊張起來。還記得有一位台灣藝人徐若瑄,她懷孕的時候,就是經歷好像我外甥女的情況,結果她要躺在牀上安胎半年以上的時間,不可以有大動作。可以想像得到,她那些歲月是怎樣捱過來的,幸而最後小生命也非常健康地誕生。

説回我的外甥女,當她有這種情況出現的時候,我們也緊貼着她的消息,一直希望她可以捱過這一難關,經過幾天住院之後,終於可以出院,只是在家中要好好休息及我們俗稱的「養胎」。我只可以説,她也是其中一個偉大的母親。所以有時看見一些新聞,見到子女跟父母產生拗撬,甚至乎傷害對方,真的有點不明白,當然我也知道,可能有些父母又不似我們預期的好,所以子女有時也忍受不住,但我相信,任何事情也可以解決,因為他們是你們的父母,特別是母親,她要經歷很多辛苦的過程才可以把我們生下來,所以就算再難忍受,也應該做好自己本分,每天懷着感恩的心。

所以每年當我生日的日子,也會打電話給母親説「生日快樂」,因為自己的生日,其實就是母親把我誕下來的辛苦日子。